当前位置:主页 >> 房产百科

风鬼传说第100章巧救

2020-06-27 来源:www.br88.com

风鬼传说 第100章 巧救

二十多名修灵者,在上官秀、詹熊、郝斩、隋棠静、邵寒、秦川的斩杀下以及众多风军的弩箭下,只转瞬之间就倒地大半,剩下的几人也不时被弩箭射中,惨叫着扑倒在地。

看眼着大势已去,一名修灵者将手中灵刀在马屁股上用力一拍,战马吃痛,咴咴怪叫着向前冲去。

听闻背后传来嗖嗖的破风声,他意识到不妙,向后连续挥刀,叮叮当当,他一口气挡开十多支飞射而至的弩箭,人也策马奔出十米多远。

他以为自己即将躲避开风军的追杀,恰在此时,一道黑影在他身边掠过,其速度之快,不仅远远超过了战马的奔速,甚至都超过了肉眼所能看清的极限。

接下来,那名修灵者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,自己的身子似乎在向下急坠,咚,他感觉终于落到地上,不过身上却连一点感觉都没有。他用力地睁大眼睛,看到了一匹高头骏马在驮着一具无头的尸体向前狂奔,鲜血喷射到空中,如雨点一般洒落下来,与此同时,一名手持灵枪、银发飘飘的修灵者在空中落回到地上,长枪一甩,一道血水溅射在地上。

那道身形煞是洒脱,这也是他所看到的最后一幕。

一颗血淋淋地断头躺在地上,圆睁的双目已然蒙起一层死灰。他死于上官秀的风影决。

上官秀拖着长枪走回到己方的队伍中,刚回来,就听彭飞叫道:“秀哥,车里还有人!”

他举目一瞧,只见彭飞小心翼翼地站在马车旁,手中刀挑起车棚的帘帐,里面果然躺有一人。

他快步走上前去,定睛向车里一看,原来里面是个女人,被五花大绑,口中还塞着一团布条。

看她的穿着,完全是风人打扮。他暗暗皱眉,纵身跳上马车,毛腰走进车棚内,低头打量女人一番,伸手把她口中的布条抽出来。

随着她口中布条被抽出,她立刻发出尖声的大叫:“你们是谁?要干什么?我警告你们,我可是北丘县县尉的妹妹,你们要是敢对我无礼,我哥哥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北丘县县尉的妹妹?上官秀莫名其妙地眨眨眼睛,站于马车外的彭飞等人也同是一惊。

贞郡共有十二县,虎牙关位于金川县境内,北丘县则与金川县相邻,在金川县的北面。

上官秀散掉身上的灵铠,露出身上风军的军装和皮甲。见他竟是风军打扮,那名女子不由得一怔,紧接着她又惊又喜地问道:“是……是我哥哥叫你们来救我的吗?”

他摇了摇头,将手中的长枪放下,回手将肋下的佩刀抽了出来。见状,女人吓得脸色顿变,结结巴巴地问道: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

上官秀对她一笑,弯下腰身,把女人身上的绳子挑开。手脚恢复了自由,女人立刻从坐起身形,双臂防御性地环在胸前。

看到上官秀收刀入鞘,她心里方长松口气,小声问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不是我哥哥派来的,那你们是谁?这里又是哪?”

“这里是沙赫境内,我们是虎牙关守军。”上官秀语气平淡地说道。

沙赫?虎牙关?女子面露惊色,喃喃说道:“我……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落入番子的手里?”

“番子?我……我是到金州游玩的,晚上住在客栈里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他们抓住的!”说到这里,她又紧张地看着上官秀,问道:“番人……番人现在在哪?”

上官秀向外面扬扬头。女人下意识地向扭头向车外望去,只见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好多的尸体,要么是尸体残缺,要么是浑身上下插满弩箭。

她吓得脸色泛白,急忙收回目光。后者目光如炬地盯着她,眼神精亮又锐利,她不由自主地吞口唾沫,身子也下意识地向后蹭了蹭。

上官秀凝视她片刻,目光渐渐柔和下来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范袁灵。”女子低声说了一句,而后又小声问道:“你……你又叫什么名字?”

“虎牙关营尉,上官秀!”上官秀对范袁灵笑呵呵地说道:“不用担心,你现在的处境已经安全了!”

说着话,他毛腰从车棚里走出来,对一旁的彭飞说道:“马匹统统带走,我们立刻回城!”

见上官秀要走,范袁灵紧张地说道:“你等……等一等!”

上官秀回头说道:“等回到虎牙关,我立刻派人去兴州通知范大人来接你!”

(金州是金川县的县城,兴州是北丘县的县城。)

“哦……”听闻他的话,范袁灵稍稍松了口气,而后她又好奇地打量起上官秀。

在往回走的路上,被上官秀从铁笼中救出的那名女子望着前面的马车,周围有十多名风军保护,再瞧瞧自己的四周,都是被俘的白鸟族妇孺,她愤愤不平地大声问道:“凭什么她可以坐马车,我却要自己走路,我也是风人啊,我也是姑娘家!”

她不满地嚷嚷声引来彭飞的注意,他快步走到她旁边,笑道:“没办法,人家可是……”他话还没说完,上官秀回头说道:“你想坐马车,当然可以,不过你得说实话。”

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那名女子蛮横地扬起头来。

“你不是丰台城人!”上官秀语气笃定地说道。

“你、你凭什么说我不是丰台城人?”女子不服气地质问道。

上官秀一笑,抬手指指女子周围的那些白鸟族妇孺,说道:“你不肯说实话的后果就是,我只能让你和他们走在一起,等回到虎牙关之后,如果有人能看上你,我就把你卖掉!”

“你敢?!”女子秀美的眼睛立刻瞪了起来。

上官秀根本不把她的恼怒放在眼里,耸耸肩,再未多看她一眼,女子瞪着上官秀的背影,心里也在暗暗嘀咕,这个家伙是怎么看出自己没说实话呢?自己从头到尾,并没露出什么破绽吧?

接下来的路程没有再发生意外,眼看着虎牙关就在前方,上官秀向彭飞招招手,把他叫到自己身边,问道:“小飞,你会唱歌吗?”

“啊?”彭飞被上官秀莫名其妙的发问问愣住了,不解地看着他。

“会,还是不会?”

“我……我只会吼几句贞腔,秀哥,怎……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战斗力也十分强力!如果你也想拥有一只世界BOSS强力战宠。”上官秀凑到彭飞的耳边,对他低声细语了一番。彭飞边听边点头,等上官秀说完,他喜笑颜开,乐道:“秀哥,这没问题,这事就交给我了!”

彭飞放慢速度,落到队伍的中段,而后突然扯开嗓子,用贞腔的歌调大声唱道:“走西道,出西关,牛羊猪马满地牵;走西道,出西关,金银珠宝拿不完;走西道,出西关,锦衣玉带身上穿;走西道,出西关,抱着美女把家还!”

“哈哈!”听闻他的歌声,周围的风军们无不是哄堂大笑,接着,众人也都纷纷跟着他合唱起来。

听着他们的歌声,坐在马车里的范袁灵觉得很有意思,探出头来,兴致勃勃地听着。

那位身份不明的美艳女子则是脸色铁青,她气呼呼地向前急行,当她快要接近上官秀的时候,被左右的军兵拦挡住。

上官秀回头瞄了一眼,摆摆手,示意兄弟们不必拦她。美艳女子走到上官秀身旁,气道:“你们唱的是什么歌?也太羞辱人了吧!”

“呵呵!”他笑了,说道:“听起来,你现在似乎是站在番人的立场上在和我说话?”

美艳女子脸色先是一变,接着,她扬起下巴,怒视着上官秀,说道:“反正你们也不承认我是风人……”

“事实上,你的确不是风人!”

“你……”

上官秀只能确定她不是丰台城人,至于她是不是风人,他暂时还分辨不出来,不过此时见到她脸上的惊容,他基本可以断定,自己的直觉没错,她的确不是风人,而是个番族的女子,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,她绝非白鸟族的族人,看到白鸟族被灭族,她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同情和心疼,只是在己方唱歌的时候她才表露出不满的情绪。

“你虽然不是白鸟族的人,但你一定有个不同寻常的身份。”不然,她也不会被关在白鸟族族长的屋子里。

上官秀眯缝着眼睛看着她,在他的注视下在钢材市场整体环境不佳的情况下,美艳女子感觉自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赤身裸体站在他面前似的,自己身上完全没有秘密可言。

见她呆呆地瞅着自己,半晌说不出话来,上官秀悠然一笑,说道:“既然如此,你倒是有资格坐在马车里了!”说着话,他侧头道:“小静,把她绑起来,她就归你看管了,千万别让她跑掉!”

“你……你敢……”美艳女子大惊失色,底气不足结结巴巴地呵斥道。

“你觉得,还有什么事是我不敢做的呢?”上官秀贴近她,脸上挂着一抹坏笑。

他话音刚落,隋棠静已提着绳索走到美艳女郎的身边,不由分说,把她捆绑起来,然后单手提着她,追上马车,将她直接扔进车棚里。

“啊――”车中的二女同时叫出声来。范袁灵是吓得惊叫,美艳女郎则是痛得尖叫。

以上官秀为首的风军一路上高唱着打油诗般的‘凯歌’,凯旋而归。

接近虎牙关城门前的时候,从里面涌出来大批的风军,为首的一位,正是洛忍,在其后面还有曹雷、丁冷等人。

上官秀看看迎出城的风军,数量不少,起码得有七八百人,再抬头看看城头上,箭剁后面探出一大长排的小脑袋,人数也极多,感觉己方的人数好像增加了一倍还不止,他目光落在洛忍身上,好奇问道:“阿忍,城内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鲁南制药舒尔佳减肥药效果好吗
松原治疗白癜风医院
养血润燥的食物有哪些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